核能是把双刃剑
来源: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4-02-28 20:54:49| 阅读次数:518

  “同学们,你们知道等离子体是什么吗?”10月23日下午,江淮晨报、江淮微公益“名师上学堂”携手科学岛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计财办副主任赵鹏博士走进蜀山小学,为这里的孩子上了一堂科普课。在互动环节,孩子们用稚嫩的语言提问了一个个富有想象力的问题,让赵鹏博士十分惊喜。

  说起等离子体这个高大上的科学名词,孩子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赵鹏博士先是给孩子们解释了物质的四种形态,为了让大家能有直观的感受,赵鹏博士先给孩子们做了一个小游戏。

  赵鹏博士邀请了十多个小学生上讲台。“好,现在大家紧紧地挤在一起,你们就像是一个个分子、原子固定在一起,这就是固态。”在赵鹏博士的引导下,孩子们又手拉手展开,赵鹏博士拉起第一个孩子的手,前后摆动,孩子们的身体也像波浪一样前后摆动,这就是液态。随后,孩子们松开手,自由活动,“这个状态下,分子与原子是自由的,没有连接的,所以能随处活动,这就是气态。”

  接下来,赵鹏博士让一个孩子脱掉了一只鞋子,放在面前,“这个鞋子就像是从原子中出来的电子,这就是物质的第四种状态,叫等离子态。”

  让大家有个形象的认识后,赵鹏博士开始举例身边的等离子体,“等离子体无处不在,天晴有,下雨有,室外有,屋内也有,它就在我们身边,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赵鹏博士说,太阳、极光、星星、荧光灯、霓虹灯、火焰、电弧焊,这些物质都是等离子体。

  “我们用的日光灯,如果打碎了,两边有灯丝,中间很长一段都是空的,但是它为何会亮了?因为是等离子体在放电。”赵鹏博士解释得很具体,孩子们都听得直点头。

  “当然了,我们研究等离子体,并不仅仅是为了研究日光灯这些生活用品,更多的我们是为了研究核能。”赵鹏博士指着PPT说,“说到核能,你们能想到什么?”

  有几个孩子回答“”,也有几个孩子大声说出了“核电站”。对于孩子们的反应,赵鹏博士很满意,她笑着说,核能的利用有两种方式,一是毁灭人类,二是服务人类,孩子们的这两个答案,正好包含了这两个方面。

  当今世界上,能源的危机越来越剧烈,已经探明的能源储量中,许多化石能源只够使用几十年了。“所以,我们现在迫切地需要新的能源来助力人类的生产与生活。”赵鹏博士介绍,现在科学岛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就正在研究核聚变电站,所里还建设了世界上第一个超导托卡马克装置,“这是我们自己设计与创造的,现在我们也在与世界上的其他大国合作建造国际热核实验堆,就为了能尽早研究出核聚变电站。”

  托卡马克装置中的温度最高的地方能达到1亿度,超导线度,能够说是冰与火共舞,这引起了孩子们的好奇,“这1亿度的温度到底是怎么加热起来的?”

  “电加热,微波加热,中性束加热,三种加热方式一起使用。”“那么,加热到1亿度需要多长时间呢?”“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需要一步一步试验。”赵鹏博士说。

  还有一个孩子很关心科学家工作时如何保证健康,“那么强的辐射,如何去做才可以保护身体?”听到这样的一个问题,赵鹏博士笑了,“在托卡马克的周围有一个1.5米厚的铅墙,等装置开始工作时,我们会远程控制,通过机器人操作,以获得参数。”

  “许多能源再使用几十年就结束了,如果到时候核聚变电站还没有研究出来怎么办呀?”一个小学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加快科研的步伐,但愿你们未来也能投入到科研工作中来,为人类的进步作出贡献。”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加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意味着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属于原本的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获悉:1月31日,GE宣布,它已被AbukumaSouthWindPowerLLC选为日本福岛县磐城市和广野镇地区AbukumaSouth风电场的供应商,将为该风电场提供28台3.2-103风电机组。据悉,该风电场将建设在2011年福岛灾难影响地区。项目总装机容量约为90MW,将为AbukumasouthwindPowerLLC供电,以增加其可

  核电是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选项——访中国科学院院士、放射医学与辐射防护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柴之芳(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新闻”作者:白歌)积极安全有序发展,是当前国家明确的核电发展方针,也是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选择。核能对促进我国实现“双碳”目标、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有怎样的作用?

  联合国原子辐射影响问题科学委员会(辐射科委会)9日在维也纳发布报告说,预计未来出现与福岛核事故辐射直接相关的癌症发病率上升可能性极低。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10日报道,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员会的调查的最终结果显示,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80公里地表附近的核辐射量与2011年相比,平均下降了约78%。据报道,原子能管制委员会从2011年10月起,一直在定期派遣直升机飞往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80公里区域的上空开展调查,以距地表1米左右的高度

  “从周边土壤、水域中提取样品,进行天然环境中放射性物质锶-90浓度监测,是我们实验室主要监测工作之一。监测根据结果得出,自核电厂运行以来,其周围海域海水和沉积物中锶-90活度浓度与本底调查的最终结果无明显差异,均在本底范围内波动。”海南核电有限公司环境实验室实验员曾繁宏和记者说。核电是继火电、水

  日媒一手消息称,第19号台风“海贝思”过境日本,已导致死亡人数升至21人,另有16人下落不明,166人受伤。另外,日本福岛县中部田村市官员称,台风带来的大雨将福岛核电厂辐射去污作业产生几包垃圾冲到河里,其中一些或已流到下游。报道称,受台风影响,大批高压线被刮断。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例

  切尔诺贝利已经成了灾难的代名词。最近,一部同名影视作品《切尔诺贝利》的热播,将这场发生在1986年的核灾难重新带回了公众的视野。这场灾难让成千上万人罹患癌症,将一个曾经人口稠密的区域变成一个幽灵城市,并设立了2600km2大小的禁区。(来源:微信公众号“原理”ID:principia1687作者:StuartTh

  自1986年秦山核电环境监视测定站就开展了辐射监测工作,是国内起步最早的核电厂环境监视测定实验室。通过近30年的实践,其监测项目和监测范围均处于国内核电之最,目前,秦山场址共有9台核电机组运行,总功率达656万千瓦,是国内最大的核电基地,环境监测更显得很重要。(来源:微信公众号“秦山核电”ID:he

  据日本共同社6月24日报道,在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与熔落核燃料(燃料碎片)的接触作业取得了成功,预计今后在反应堆附近开展的作业将增加。届时必须要格外注意的是会造成体内辐射的释放α射线的钚等放射性物质。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已开发出可掌握此类物质分布情况的检测器。α射线与放射性铯

  1996年,20岁的吉林小伙宋学文无意中在雪地里捡到一条附着核放射物质的金属链,强烈的辐射让原本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成为了失去双腿和左手小臂的残疾人。记者正常采访得知,这些年,宋学文活得很拼,也很精彩,结婚生子一样没落下,还写小说、拍电影、开办幼儿园。然而,核辐射的伤害一直潜伏在他的身体里,

  近来,日本政府打算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污水向太平洋排放,然而从相关报告来看,污水的放射性物质含量远高于法定允许排放的水平。这一计划也遭到居民和环保人士的强烈反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0月16日报道,自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发生地震和海啸后,日本福岛核电站受损严重。为了处理被核电站污染

  生态环境部(国家核安全局)与中国广核集团召开年度核安全监管对线日,生态环境部(国家核安全局)与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核集团)召开年度核安全监管对话会,反馈交流着重关注的核安全问题。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国家核安全局局长董保同主持,中国广核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长利等参加会议。生态环境部(国家核安全局)强调,要

  生态环境部华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开展防城港核电厂4号机组热态功能试验准备情况例行核安全检查

  近日,生态环境部华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以下简称华南监督站)对防城港核电厂4号机组热态功能试验(以下简称热试)准备情况做例行安全检查。检查组从调试阶段质量保证大纲实施情况、热试前涉及准则试验完成情况、热试准备阶段试验结果评价等方面对热试准备工作做全面深入检查。针对检查情况,华

  西屋电气开始向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提交eVinci™微型反应堆的供应商设计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蔓越莓镇,2023年7月5日–西屋电气公司宣布,已向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提交第一批eVinci微型反应供应商设计审查文件。随着eVinci技术在设计过程中一直在优化,这些提交的内容将有利于尽早识别和解决潜在的监管和技术问题。西屋公司于6月30日向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提交了四份第一阶段重点领

  日前,加拿大原子能公司(AECL)、加拿大核实验室(CNL)和全球第一电力公司(GFP)宣布已选择在乔克河(ChalkRiver)实验室的一处厂址建设美国超安全核能公司(USNC)的微堆(MMR)。拟建微堆的厂址目前是一个员工停车场,该停车场将重新调整用途,以容纳新设施。USNC开发的5MWe级微堆热功率15MWt,规